《给你一个亿》梦想孵化器 大型创投电视节目,梦想孵化器,创业家、投资家的交流平台。
《给你一个亿栏目组》
官方网站:
http://www.gnygy.com
报名邮箱:
官方微博:
官方博客:
联系人:
刘先生、殷鹏
电话:
010-85804725
传真:
010-85804725
地址:
朝阳区建国路88号
邮编:
100022
乐蛙网
乐蛙网
  • 乐蛙网

  • 网址http://bbs.lewaos.com
  • 成立时间2011年
  • 融资情况禾资本2000万人民币天使轮融资
  • 所属行业互联网
  • 相关热词搜索:
团队情况:
介 绍:


\


简 介:
 
  公司名称:乐蛙科技
  创始人:赵力、袁潜龙、JonathanLi
  创业时间:2011年4月
  创业地点:上海
  员工总数:40余人
  核心业务:乐蛙桌面、ROM和基于安卓系统二次开发的O S
  融资记录:2011年6月,获松禾资本2000万人民币天使轮融资
  “把‘移动互联网’这个词拆一拆,一边是‘移动’,一边是‘互联网’。”按照乐蛙CO O袁潜龙的“拆词法”,小米、点心、阿里云都是从互联网上走下来的公司,而乐蛙科技则是遵循着另一条从手机终端走上移动互联网的道路。
  在今年6月底正式宣布获得松禾资本2000万天使轮融资之前,乐蛙几乎是一家完全不为业内人所知的初创公司。它的目标,正是要沿着另一条道路去吃定那块“让雷军、李开复、马云都看得见却摸不着”的千元安卓手机市场。
  “克林顿”和他的创业伙伴们
  乐蛙科技的联合创始人兼CEO赵力,有着一个与美国前总统一样的英文名———克林顿。在2010年6月之前,他刚刚把自己创立的一家基于安卓系统做基础软件开发的公司卖给了深圳一家知名的手机品牌厂商。
  也就是在那个夏天,他和住在附近小区的另两位好友袁潜龙和Jonathan Li坐在一起,谈论起时下最热火朝天的移动互联网。
  尽管在当时,相比大批互联网公司意欲向移动互联网迁移,手机产业内的诸家还是一派专注于功能手机领域攫取“最后一桶金”的景象(甚至直到今天,深圳华强北仍不断有新的功能手机品牌涌现),但赵、袁、李三人不约而同产生的忧患意识,或许与他们在功能手机漫长产业链中所处的位置有着直接的关系。
  2000年,赵力作为中国最早的手机设计公司嘉胜联桥的联合创始人之一,进入手机行业。此后,他又作为上海最早的智能手机方案公司毅仁科技e28的联合创始人和副总裁,负责市场推广。袁潜龙,最早则是朗讯的全球产品经理出身。2004年,他加入龙旗科技,担任研发副总裁,主导建立了基于M T K平台的方案设计团队。在龙旗上市后,2008年他又离职创立过一家做MID方案开发的创业企业。而ABC背景的Jonathan Li,在从摩托罗拉UI总监的位置上离职之后,曾与赵力在e28共事,后来也创办过一家专门为戴尔、OPhone做UE设计的公司,现任乐蛙CXO首席体验官。
  这样的三个人聚到一起,原本只是从感叹功能手机时代因为MT K的TurnKey模式导致手机厂商之间的同质化竞争,使方案设计公司面临越来越难以生存的瓶颈开始,但聊着聊着,话题就转到了移动互联网上。
  很显然,站在方案设计公司的角度,在功能机时代,因为MTK的TurnKey技术已经解决了最基础的将内置于手机的各项功能整合在一起的工作,他们所能做的不过是在外面加一层“漂亮的外衣”。而这种细化分工,在用规模效应将成本降到最低时,恰恰满足了当时国内消费者对手机最基本的“打电话、发短信、价格便宜、外观炫”的需求。
  但这种标准化、规模化的做法,本身就与差异化、个性化背道而驰。这也就意味着,选择了MTK的功能手机厂商从一开始就很难通过使用体验上的差异化来建立自己的品牌,并进一步将其转化为产品溢价和利润。
  进入智能机时代后,无论是具有颠覆性使用体验的iOS系统,还是开源的A ndroid系统都为国内的手机厂商和方案设计公司打开了一扇新的门。这让做手机方案设计和U I/U E设计出身的赵、袁、李三人也看到了一个新的机会。
  这场谈话进行到最后,袁潜龙无比兴奋地说道:“移动互联网,将会是未来三五年内中国最好的行业,如果现在不进去,三年后,就只能变成一个普通的移动互联网用户了。”而进去,就是要在安卓的平台上提供更为本地化的软件和服务,也就是做安卓手机OS操作系统的二次开发。
  看得见摸不着的“千元安卓机市场”
  2011年4月,经过大半年的准备,在上海张江高科技园区里,出现了一家名叫乐蛙科技的新创公司。一开始,赵、袁、李三人还只是租了园区内一个一楼的小办公室办公,三个月后,这个团队就扩充到四十余人,涵盖UI/UE设计、软件开发、系统测试、互联网运营等各个领域,搬到了二楼一个近四百平米的两间大办公室里办公。
  袁潜龙告诉南都记者,与那些从互联网转型移动互联网的公司不同,这个有着更深厚手机行业背景的团队看到的是,原本在功能机时代业已存在的大量专攻二三线甚至四线城市渠道的国产品牌手机厂商和渠道商。它们不仅数量众多,运作模式高效灵活,占据着国内手机市场相当可观的份额,同时也有着强烈的做“千元安卓智能手机”的需求。
  另一方面,从原来功能机时代延续下来的手机产业链上,已有了芯片厂商、手机方案设计公司、终端集成(也就是普通意义上的手机厂商)和渠道商四方,这让智能机时代下的一个新角色———OS开发商如何嵌入到原有的产业链中,变成了一件极富“技术含量”的事。
  乐蛙的做法是,一边针对一些更有研发实力、率先进入智能手机领域的国内手机设计公司,另一边则针对即将跟进的国内中小品牌手机厂商,做基于安卓原生系统的OS操作系统二次开发,使得用户在每一次安卓版本更新时都能获得更顺畅的升级体验,同时还能体验到其它更加本地化的用户体验设计。
  “就乐蛙所针对的千元安卓机市场来说,现在还处于相当初期的发展阶段,如何顺势卡好位置,让整条产业链更快速平稳地运转起来,比怎么立刻赚到钱,要来得重要得多。”袁潜龙强调,“至于之后,和各方怎么分账、怎么基于乐蛙开辟更多的盈利模式,都是后话了。”
  除此之外,因为考虑到OS操作系统在另一个层面上也是直接面对终端用户的,今年7月底和8月下旬,乐蛙先后推出了直接面向用户市场的乐蛙桌面(LeWaHome)软件和与魔趣合作的第三方ROM,先通过炫丽的U I界面和定位清晰独特用户体验设计,来吸引终端用户,在消费者市场上建立起自己的品牌和影响力。同时,也为自己在推OS操作系统时争取更多的合作厂商积攒筹码。
  在与小米、点心这些“互联网基因”浓厚的公司对阵时,乐蛙似乎并不怯场。一来,从手机产业链的分布角度来看,庞大的三四线市场对前一类公司而言,更显得看得见而摸不着;二来,在前移动互联网时代,这一市场上的用户原本就已经养成了极为旺盛的手机上网娱乐需求。